深度揭秘:职业拳击出场费到底该多少?邹市明5500美元已够给面子

中国前WBO112磅世界职业拳王邹市明的团队在最近对外公布了很多的新闻。其中有人爆料说,邹市明在2016年11月拉斯维加斯进行的和坤比七世界战中,实际出场费只有5500美元。 由于这一爆料和去年赛后,美国ESPN的报道基本相合。而当时在媒体披露邹市明出场费极低后,他当时的经纪公司盛力世家为了维护邹市明的形象,怒斥外界对他的出场费质疑。

所以这次邹市明主动爆料,对于盛力世家当时对邹市明的掩护造成了极大的被动。也让一些不懂职业拳击出场费到底该多少,该怎么算的国内吃瓜群众,认为邹市明遭到了盛力世家的剥削。 随后,盛力世家方面曝光了一张今年2月给邹市明阵营的转账支票,上面写着转账给上海明冉商务咨询事务所,比赛奖金160万的字样,证明当初盛力世家所说的邹市明比赛收入达到数百万的说法,所言非虚。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实际上盛力世家方面玩了了语言游戏,混淆了衡量拳手实力的出场费和衡量拳手知名度认知度的赞助款的概念。


本文就笔者采访中获得的一些国内外信息,给读者一个衡量的标准,让大家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 特殊的职业拳击

职业拳击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体育项目,比足球和高尔夫以及网球都要商业化得多,历经百年,已经有了一套非常顺畅的运作模式。可惜的是,中国以前国内体育一直是以奥运会为尊进行宣传,缺乏对职业体育的认识。拳手和经纪公司、推广人之间都有认知上的错误。 职业拳击手的比赛收入是怎么来认定的呢?

其实职业拳击手的比赛收入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出场费,叫做FIGHT MONEY,另一个是赞助款项。

职业拳击是职业体育中一个非常特殊的项目,大多数的职业拳手其实只有出场费一种收入,只有特别有市场认知度的拳手,才会得到赞助商的青睐。

以梅威瑟为例,他在2015年对阵帕奎奥之前,是福布斯世界职业选手世界收入第一。他因为个人形象问题,赞助商款项为0,所有的比赛收入都来自于出场费保底和PPV(家庭付费购买分账)。帕奎奥比梅威瑟好一点,他在2014年有体育品牌和手表等几个广告,大概有650万美元的收入。 但是,梅威瑟比起老虎伍兹或者费德勒来,其收入占比是完全的不同。老虎伍兹在2015年的比赛收入只有60万美元,而在广告和设计球道费用上,他赚到了6600万美元。费德勒在网球上的奖金收入不到500万美元,而其他都是赞助商的赞助款。 邹市明在职业拳击界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特例,他的实际实力并没能达到世界顶级水平,所以他的出场费其实并不高,但是因为在中国的认知度高,所以邹市明获得了职业拳击界少见的广告收入,比如安踏和BEATS耳机等等。


二 、一个中国职业拳击特色

一提到职业拳击很多人都会认为,只要打了职业,就会香车美女,收入大大的有,就跟中超的球员一样,比赛一打黄金万两。 这是极端错误的认识,职业拳击的金字塔极为险峻,只有极少数的一些拳手能够拿到百万美元甚至千万美元的收入,而大部分的拳手只是将将够温饱。 这其中,中国因为职业拳击发展尚处萌芽期,所以和国际并不接轨,有自己的小环境。

以国际初级拳手为例,一般的4回合职业初级拳手的出场费极低,每打1回合可以拿到100美元,4回合400美元。如果是赏金赛,赢拳KO的拳手还能得到100-500美元的奖金。 在墨西哥或者美国等职业拳击的先进国家,要想打上比赛极难,所以有时候低级拳手为了出场,甚至会付钱给推广人打比赛。也就是不但不赚钱,还要掏钱出场。

今年10月,笔者前往日本参加了DANGAN推广公司举办的职业拳击比赛,采访了日本JBC的本部长(即秘书长)安和内刚。他告诉笔者说,在日本2017年注册的职业拳击手有2300多人,其中男子1900多人,很多人面临无比赛可打的境地。 比如和中国的WBA东方洲际冠军乌兰托了哈孜打6回合比赛的金子大健已经新秀战6年,但是30岁的他至今只打了6场比赛,这种比赛频率极低。实际上他不太可能拿到世界头衔了,甚至日本头衔都很困难。 只有签约大推广人的拳手,才能得到很好的培养。 像目前签约拳威四海公司的拜山坡在一年之内能够打7场比赛,盛力世家也有多名拳手在3年之内累积了10-12场战绩。和日本以及美国、菲律宾这些竞争激烈的职业拳击先进国家拳手来说,中国拳手已经很幸运了。

此外,中国职业拳击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不和世界接轨的概念——劳务补助。


世界上的职业拳手一般只有经纪合同和推广合同。比如盛力世家是邹市明的经纪公司,负责邹市明的商务代言事宜以及赞助商商谈。而阿鲁姆的TOP RANK是邹市明的推广公司,负责为他安排比赛。帕奎奥也是有自己的单独经纪人,他的推广人是阿鲁姆。所以他们一般都只有两个合同。 但是对于中国拳手们来说,因为他们有生活的压力,如果经纪公司不发一点训练经费,那么拳手们在生活的压力下很难坚持下去。因此目前在国内,例如《拳威四海》公司的熊朝忠、徐灿、等几名拳手,每个月可以从公司按月领取训练补助。盛力世家也和祖力皮卡尔、伊力夏提等水平还算不错的拳手有这样的劳务补助。 对于中国这个情况,国外的拳击推广公司都非常难以理解。比如击败邹市明的木村翔是不会从青木拳馆拿工资的,他都要靠自己去努力打工赚生活费。 在今年10月熊朝忠、徐灿于大同进行比赛的时候,日本前WBA世界5次世界冠军渡敷部嘉男就对中国推广公司给拳手发薪水这件事情表示极度难以理解,认为这样做无助于培养拳手的吃苦耐劳精神,会让拳手们缺乏对比赛胜负的饥饿感。

三、 洲际头衔和中国溢价

在谈了前面的4回合初级比赛出场费后,我们再来谈谈合格拳手们的收入。

职业拳手的出场费没有一个绝对的数码,随着比赛对手的不同、比赛所打的头衔不同、回合数的增减、拳手自己的输赢档次、甚至拳手的国籍不同、出场费也不一样。 以WBC下属的ABCO职业拳击洲际头衔为例,一般的二线洲际头衔出场费收入为3000美元,只有特别好的洲际头衔可以达到5000美元。而日本拳手参加的OPBF这种高等级一线洲际头衔,有的好选手之间的对阵,能够达到单人100万日元(1万美元)出场费的程度。 在这一点上,因为中国的好拳手少,所以中国职业拳击的比赛有一些溢价。

以国内的WBA中国区比赛为例,WBA中国区2016年国家头衔出场费是两人4万人民币,赢者拿24000,输者拿16000。 在几个推广机构中,今年新成立的IBF一带一路洲际组织的出场费超高。这是因为推广IBF比赛的瑞怡国际控股不像拳威四海和盛力世家两家公司有自己的签约嫡系拳手。为了吸引国内的闲散好拳手,IBF一带一路组织的洲际挑战者排除战,两名出场拳手每人都可以拿到6万人民币的档次。 此外,比如印尼拳手比较便宜,和泰国拳手比,菲律宾和日本拳手以及墨西哥拳手的身价更高。

那么世界战的头衔战出场费能够达到多少呢?这个和拳手是挑战者还是卫冕冠军、比赛对手是谁,是否有吸引力,比赛的级别等都有关系,也会影响到拳手的收入。

以下面的几场世界战为例—— 梅威瑟VS帕奎奥的比赛,梅威瑟赛后初期进账了税前3.4亿美元。这3.4亿美元中包括保底的1.2亿出场费(是邹市明世界战5500美元出场费的20000多倍),汉堡王等多个广告费用以及现场广告分成、票房分成和拉斯维加斯的有线电视、酒吧座位和PPV付费分账。对于梅威瑟这种大牌,PPV付费分账是收入的大头。 就是2016年梅威瑟一度退役后,梅威瑟靠着和帕奎奥的这场比赛的版权和DVD以及再播放收入,也让他拿到了4400万美元。

再以今年进行的戈洛夫金对阿尔瓦雷茨的比赛为例,两个拳手都是P4P世界人气前10的大牌。阿尔瓦雷茨是墨西哥人,这个对他的出场费有加分,两个人的战绩都极为强大。 所以,这场比赛最后加上PPV分账,是税前卫冕冠军戈洛夫金拿走了4000万美元、挑战者阿尔瓦雷茨拿走了3000万美元。

今年12月的另一场两名P4P前10顶级拳手之间的较量是里贡多挑战洛马琴科。里贡多这样的大牌因为是奥运类型的拳手,打法在世界上不吃香,没有市场。所以贵为P4P前10选手,升了两个级别去打洛马琴科才第一次得到了75万美元的收入,实际上他最后入账的只有税前45万美元。

此外,挑战者和卫冕冠军的分成也有很大的区别。 有人说,职业拳击世界战的保底是5万美元,所以邹市明的这个5500美元是绝对错的,不可能这么少。 这个世界冠军战5万美元保底的概念是WBC的一个非正式规定,是按照给组织的最低认证费算出的。5万美元保底是给卫冕冠军的保底,而像邹市明与坤比七两名拳手争夺空缺的金腰带,是根本不受这个5万美元保底保护的。此外,推广人也可以和组织商量,少报出场费,少交根据出场费3%给的金腰带认证费。所以在现实操作中,很多的职业拳手拿不到5万美元的保底价格。

比如今年12月31日,木村翔将要接受五十岚俊幸的挑战,这场由日本TBS电视台主办的比赛,木村翔和五十岚俊幸的赛事是1000万日元出场费(约60万人民币)。 一般卫冕冠军和挑战者是七三开甚至八二开。但是由于木村翔自己的拳馆实力不行,他的知名度也低,所以作为卫冕冠军他在出场费的商谈上处于劣势,这场比赛是卫冕者和挑战者五五开,两人各得税前分成前30万人民币(不到5万美元)的出场费。

五 、中国拳手出场费和邹市明的情况

中国职业拳击手中,目前只有2人达到了10万美元的框架。 他们分别是前WBC世界105磅冠军熊朝忠、两次挑战过WBA世界头衔的裘晓君。


如果以国际通用一般惯例为例,熊朝忠当年的世界挑战是在泰国打,只有5万美元左右。但是刘刚给他在欧洲蒙特卡洛安排打的WBA和IBO世界战谈到了10万美元的级别。 裘晓君在蒙特卡洛对阵法国冠军争夺WBC世界银腰带和WBA国际金腰带的时候,也是10万美元的级别;他在2016年6月24日北京的第一场世界战也是10万美元的级别(后扣除3万美元占位费)。 徐灿因为级别大,所在级别强,所以他现在虽然还没有打世界战,但是也在国内达到了10万美元级别。 再说说和裘晓君以及徐灿有过交手的WBA前世界拳王瑟米诺。瑟米诺在第一次对阵裘晓君的时候,不会超过10万美元,但是第二次他拿到世界头衔后,在杭州接受裘晓君挑战,就达到了20万美元以上的出场费。

和这些中国拳手只是靠着出比赛出场费赚钱不同(好像只有熊朝忠有过很少的广告分成),邹市明因为奥运会的光环,所以是国内唯一有市场广告认知度的拳手。

据ESPN当年报道说,邹市明打的第一场4回合比赛对阵墨西哥19岁小孩就拿到了30万美元的出场费;随后在和伦龙比赛前,雅虎体育报道说,邹市明的出场费达到了100万美元。当然这个数字也许是阿鲁姆对外吹牛,因为邹市明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自己得到的很少,和其他人比起来并不多。 邹市明如果真有外电报道的30万美元或者100万美元收入的话,应该并不是出场费,而是掺杂澳门威尼斯人给邹市明的形象广告代言费。因为这家有着豪华赌场的威尼斯人度假酒店需要借助邹市明在国内进行宣传。这也是当初邹市明和盛力世家、阿鲁姆铁三角能够成立,一起赚钱的原因。

邹市明在职业拳击上的实力所带来的出场费,和戈洛夫金或者洛马琴科的冠军出场费有着本质的区别。 负于伦龙,挑战IBF世界拳王失败后,澳门威尼斯人放弃了对邹市明和TOP RANK 的赞助,双方好聚好散,邹市明的比赛没了主赞助商。 如果不能在3年之内帮助邹市明拿到世界金腰带,盛力世家和TOP RANK 就白投了钱。为此在明知道坤比七的实力会遭受质疑,比赛吃相难看的情况下,TOP RANK和盛力世家还是为邹市明安排了这个空缺金腰带的的对阵对手

回到本文的开始,邹市明的在2016年11月的拉斯维加斯,是作为帕奎奥的垫场赛参加的比赛。他本人在美国缺乏有效的影响力,是阿鲁姆给邹市明回报安排的一场夺金腰带秀,按照外国拳迷的说法,这是一场“史上最大的纸腰带赠送仪式”。因此,阿鲁姆本来就是看着你面子给你安排比赛的,合同出场费签个5500美元就已经不错了

在撰写本文前,有圈内人一再提醒笔者,为了应付内华达州的税收,阿鲁姆和盛力世家有可能以阴阳合同进行了避税,也许存在少报出场费的可能性。 可问题是,当天在拉斯维加斯的托马斯-马克中心,除了邹市明和帕奎奥的比赛外,还有两场WBO的世界战,阿姆罗怎么不给多奈尔和玛格达雷诺、奥斯卡-瓦尔加斯和大泽弘成也报5000美元,来少缴税?就单单给你邹市明少报出场费呢?这显然说不过去。

以笔者对职业拳击采访的了解,这场比赛只值5500美元的出场费是有可能的。退一万步说,就是为了避税少报,单纯从出场费来说,以邹市明的这种级别和水平,在争夺一个空缺的金腰带赛上,他的FIGHT MONEY不会超过35000美元。这已经是超过世界普遍价格甚多了。 以邹市明卫冕赛对手木村翔为例,据说作为挑战者,木村翔的出场费是2万美元。而在这场比赛前,笔者和日本记者的对谈时还曾经得知,在确定对手是排名日本第八的木村翔前,当时日本排名这个级别112磅第一的粉川拓也通过两个渠道交涉希望挑战邹市明,报价只有1万美元,不过邹市明阵营没有选择实力更强的粉川。

六 、那160万的转账是什么?

最后,我们再来说说盛力世家公司晒出的那160万人民币的转账单。 其实从去年媒体质疑邹市明出场费极低,盛力世家创始人李胜接受媒体采访的回答中就可明白一二。 2016年11月3日,李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有如下表述—— “职业拳击的出场费从来就不是单单由实力决定的,而是由市场决定的,邹市明的市场价值和影响力一直都是中国第一。一场职业拳击比赛的出场费包括门票收入、赞助商投入、版权售卖、现场分成等多方面的核算。邹市明的出场费一直都是百万人民币的量级,单说这场拳赛,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付费购买了版权,里面就会有权益分成,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赞助,背后的市场是很大的。”

从以上回答可以看出,李胜实际上混淆了衡量职业拳手实力的出场费FIGHT MONEY和衡量拳手知名度市场认知度的广告赞助费的概念。最可能的情况是,邹市明的出场费低,但是广告费很高。 那么这160万是什么呢? 据笔者了解,邹市明和国内的某家体育品牌有一个赞助合同,合同中有一个成绩条款。如果邹市明拿到世界金腰带的话,这家赞助商会给邹市明200万的冠军奖金。 所以综合那个转账单,160万的金额(也许是扣除佣金)很可能是拿到世界金腰带后的赞助商奖金分成。


至于邹市明阵营所谓的盛力世家拖欠自己上千万的说法,笔者没有看到过任何合同,所以没法做出判断,这个需要双方对薄公堂去用法律解决了。

来源:百家号

球员动态 | 圣诞大礼!小威将于阿布扎比完成复出首秀


23届大满贯冠军得主小威廉姆斯将提前回归网坛,在12月30日举行的阿布扎比表演赛上亮相,对阵现任法网冠军奥斯塔彭科。阿布扎比向来是男子网坛的开年大戏,这也将是赛会历史上首次设立女子项目。



小威廉姆斯为所有球迷送上了圣诞礼物——美国人将在12月30日举行的阿布扎比表演赛上提前复出,对手是现任法网冠军奥斯塔彭科。

“很开心在阿布扎比复出。自打九月份女儿出生之后,这将是我第一次重返赛场。”小威廉姆斯在声明当中说道。

“阿布扎比表演赛向来是男子网坛的开年大戏。我们是第一批来这里参赛的女子球员,以这样的方式复出让我感到非常激动,也无比荣幸。这将是赛事开办的第十个年头,我很期待前往阿布扎比,和那里的球迷见面。”

小威廉姆斯上一次踏上赛场还要追溯到2017年澳网,当时她在决赛当中直落两盘完胜姐姐大威廉姆斯,豪取职业生涯第23座大满贯女单桂冠,一举打破了格拉芙保持的公开赛时代纪录。随后,美国人因为怀孕暂时休战,在女儿亚丽克西斯·奥林匹亚出生之后,她也和未婚夫奥哈尼安喜结连理。

在早些时候公布的2018澳网报名名单当中,小威廉姆斯的名字赫然在列,前世界第一按计划复出打响卫冕战的希望被再次点燃。如今,她将在阿布扎比赛会历史上首届女子表演赛当中提早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