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ECO发布的文章

20年体育记者的年终总结:2017年的体育,说多了都是负能量

2017即将过去了,回望过去一年的体坛,成为了行业专家与大咖们的必修课。今天生态圈带来的是专栏作者、新浪体育频道资深记者周超的年度总结,对于从事体育记者职业20年的周超来说,2017年的体育,说多了都是负能量……

专栏 | 周 超

体育产业生态圈专栏作者,新浪体育频道资深记者周超

本文首发自新浪体育,生态圈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严禁二次转载

 

“20号最后的交稿期啊。”


我梦里那深邃的虚空中,都在回荡着编辑的这句话。


这平时不喝酒的我,好想冒着痛风犯病的危险,喝一盅麻醉自己,求得几个小时的安稳。


蜷缩在有点凉的家中沙发角落里,好不容易才能鼓足勇气去写这样的手记。


因为我是真的不想写,写实了领导社会不满意;写虚了,我自己不满意。写什么?我再因为写实话,接个律师函么?


2017对于从业了20年的我来说,充满着负能量。



负能量一


当记者,能接触到很多第一手的资料,能比读者更为贴近采访对像。将在采访过程中碰到的事、遇到的人,化作我笔下的文字描述出来,让他们跃然纸上,使读者拥有感同身受的共鸣,是记者最大的享受。


我们其实有时候是读者感官的延伸,需要做的是点到读者最敏感的触点。


2007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亚洲杯上,中国国家队和伊朗国家队相遇了,赛前我和相邻的伊朗记者用都很蹩脚的英语聊比赛。


在猜测比分的时候,我只敢说平局,但是对手很挑衅地举出了4个手指头。是的,当年中国国家足球队两次输给过伊朗4个球,所以人家有这个骄傲和实力举4个手指头。为了回应他,我掏出了100美元说,我愿意跟你打赌,这次中国队不会丢4个球。


正是因为有这样被人家看不起的屈辱,所以我才会对邵佳一的那第一个任意球破门是如此的刻骨铭心,对毛剑卿的射门是那么的欢呼雀跃。那场比赛最后是2比2,赛后我很有礼貌地和伊朗记者握手,没有再提钱。但是那一时刻的中国足球和中国记者是有尊严的。


2017年5月17日,我应日本一家华人公司的邀请,去日本观看中日职业拳击比赛,坐在东京后乐园的擂台边上,自然而然地和日本记者聊起了中日拳击。双方都是很初级的拳手,最有经验的也没有打过5场以上比赛。但是比起训练规范有素养的日本拳手来,中国拳手1胜6负。


在比赛进行当中,日本《手机拳击网》的一名编辑看着擂台上技术稚嫩的中国拳手问我,你们中国职业拳击手是不是都是XXX那个样……


XXX确实是通过合法程序、拿到了职业拳击世界冠军,而笔者因为和他同是中国人,在各种国际场合遭到类似的嘲讽已不是第一次。在澳门的赛场外、在裁判和经纪人当中、在国际职业拳击教练圈里,甚至在哥伦比亚麦德林的WBA年会酒店二楼游泳池边。


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也只能摇头听着,然后拿出我手机里的徐灿视频给日本人看,解释为什么在中国,XXX的名气会更大,为什么XXX会成为世界冠军。


几个月后,XXX就被一个在日本职业拳击圈里没有什么名气的人TKO了……

那天晚上,有人问我,周老师你该高兴了吧,这家伙终于露馅了……


但是有什么高兴的呢?我还要面对外国媒体问,为什么XXX会在中国名气这么大?因为他是中国人,我也是中国人。在人家的眼里,你们是一类人。


前两天,我去了制造这位前世界冠军的公司举办的比赛。两天13场战斗,除了一场还能看看外,其余的场次让我充满负能量。


看着那些已经积累了10胜、11胜,在擂台上自我感觉良好,但是在国际上毫无竞争力的中国拳手,和那些领钱之后就可以帮你刷一场战绩,3个月后再帮他刷一场战绩的老外。


我觉得胸闷憋气。



负能量二


记得那好像是2005年吧,我还在某报社工作。因为当值的一个记者没时间,领导让我写一篇中日之间问题的国际政治稿件吧,我那天晚上写了一个版。据说在第二天的评报会上被大加赞扬,然后领了当天的最佳稿件奖励300元。当然,这种奖励很快就会因为各种迟到或者小原因被罚款扣没,从而又回到财务的账单上,这种领导的套路,你懂的。


第二天总编就找我谈话,希望调我去时政组或者国际版当记者。我严词拒绝了,因为我觉得在那里,我没办法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能在体育口的原因是,我至少能多一点时间写一些认为是有用的内容。


当体育事业变成体育产业之后,各种风投鬼哭狼嚎一般争相杀出,各种“优秀”的已经可以超英赶美的IP如雨后春笋一般钻出了中国大地。


中国体育产业这两年最值得投资的我觉得不是体育赛事,而是帮助体育产业吹牛逼的“忽悠IP”,真的做得蒸蒸日上,搭架子搭舞台搭得不亦乐乎。


各种体育大咖赶场子地去忽悠,搬几个沙发,租个高大上的酒店,午餐供应好。然后就唾沫横飞地面对碍于面子而来的风头说,“体育产业形势大好,不是小好。”或者皱着眉头说:“现在面临体育IP的严冬,但是我看好一个股票……不是,是一个体育赛事IP绝对能成功”。


风头其实也就是来赶赶场子,喝一杯红酒的,但是大家都需要这个场子,露个脸子。


各位老师,通稿准备好了,请大家帮忙发发。


年底评奖……


现场老师叫得此起彼伏,后台拼得都是生意。


这两个奖,哪个是高尚的,哪个是龌龊的?


知道多了都是负能量。


不知道多好……

 


负能量三


中国体育需要粉丝,没有粉丝就没有眼球经济,也没有体育产业市场。


但是中国体育需要什么样的粉丝?


也许我有点保守吧。


我还记得爸爸拉着我的手,一起用9寸红梅电视机看1984年奥运会的盛况。


在那个时代,身穿土了吧唧纯棉运动服,喝个可乐都一惊一乍,根本不懂什么是营养餐、什么是身体管理的中国运动员,在赛场上是靠什么赢得尊敬的?


那个时代,我们钱少气多。


现在我们GDP第二了,走出去后发现很多国外还不如中国,现代四大发明以及高铁使得人们信心提高了。但是在体育赛场上,能看得到几分坚毅勇敢和纯真了?


热衷于参加演艺节目,在机场被追拍……



因为你爱S我喜欢N,两波迷得五迷三道的迷妹迷妈能在赛场互相发飙子,在网络上互相攻伐。


记者报道了S的好,就成了N黑;说了N好,就成了S的对立面。


运动员是批评不得的……


“YOU CAN YOU UP”简直成了神咒了。


这是传递正能量么?



最后留下的


2017年6月24日,一篇《纯个人观点:乒乓选手的幼稚害了刘国梁》,在微博上阅读量超过2100万,打破个人记录。


我在微博上发过很多的文章,这竟然成了莫名其妙的第一。


能达到这个量,是因为很多人的发言都被封了口,而我的没被删除没被封口。


结果一群所谓的公知过来,到我这里来出气骂街。在他们的带动下,于微博上,一篇原本只是分析体育人士变动中应该如何应对的文章,莫名其妙地成了爆款。


11月15日,我作为策划,新浪和创无界合作拍摄的《搏击超前线第一集:看见木村翔》在新浪上线。据说包括盗播点击接近亿次。




这其实只是一个体育小受众项目的短纪录片。但是因为人们在这个纪录片的背后,看到了很多非体育内涵的东西,得到共鸣,才会有如此庞大的传播吧。


可惜,我很负能量地觉得,在第一个爆款中,理解我写的内容的人少,能自我思考的人太少。


而第二个视频,我们中国人给人家当了背景板。我多么希望是一个不被看好的中国无名之辈,去日本东京巨蛋,击败内山高志或者山中慎介。


对不住,您看完了这篇文章。给你传递负能量了,我是不是有中年危机了。


这神烦的2017,我写了。


编辑:李亚丽,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下面蓝色字,阅读更多专栏文章

如何破解中国足球人才极度匮乏的怪圈?这里是张路的6000字箴言

刘建宏:如果失去了希望和努力,永远不可能扳回比赛 | 人间

我们怎样用三年时间搞垮了中国足球?| 张路专栏

请回答2007:如风的卡卡和科比,十年前的体育产业与你自己

点击进入【体育圈招聘】小程序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点击 “阅读原文” 进入生态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