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虫三岁发布的文章

小丑女:体育圈真乱

2017年12月11日,第75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发布了入围名单。

除了《水之形》、《大小谎言》这样领跑的大热门外,

还有一部电影引起了我的注意,

它就是小丑女玛格特·罗比主演的传记电影——

《我,花样女王》


截至到我撰稿时,豆瓣8.1分


这部电影提名了第75届金球奖最佳音乐/喜剧片、音乐/喜剧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

以及包括第60届美国演员工会奖最佳女主角在内的其它16个奖项。

电影的主角是美国首位完成高难度冰上三圈半跳跃的花样滑冰运动员

——坦雅·哈丁(玛格特·罗比饰)。

通过「伪记录片」的形式讲述了坦雅·哈丁从四岁开始学习花样滑冰,家庭教育畸形,和母亲关系冷漠,婚礼生活不顺、被家暴,运动生涯坎坷,乃至最后陷入买凶伤人的丑闻,被禁赛彻底断送职业生涯的故事。

电影有很多荒诞的情节,比如12岁的坦雅在滑冰训练时想上厕所,母亲却不许她浪费时间上厕所,结果她一边尿裤子一边继续滑冰。

比如「伪采访」中坦雅和男朋友杰夫·吉卢利各执一词,双方都说自己是家暴的受害者,杰夫还声称坦雅曾对他开枪。

比如坦雅说南茜(最终买凶伤人的受害者)原本私底下跟她是好朋友,在媒体上她是优雅的小公主,其实喝酒、抽烟比谁都疯。

甚至片中坦雅还在冬奥会赛场上把脚架在裁判桌上,哭诉自己的鞋带断了。


因为很多内容太过戏谑、荒诞,所以最开始我以为这部电影是完全虚构的,是借一个虚构的故事讽刺现实而已。

就连本片的主演玛格特·罗比在刚看到剧本时,也以为这只是个虚构的故事。

然鹅,这部电影竟然是改编自真实事件,

故事中坦雅、杰夫、南茜,还有那个买凶伤人的事件都真实存在。

那是发生1994年的一桩美国体育界丑闻:

南茜·克里根在全美锦标赛赛前训练时,被陌生男子用木棍打伤膝盖,因此错过比赛,进而失去了竞争冬奥会的资格。警方迅速破案,发现正是竞争对手坦雅的前夫买凶打伤南茜,各项证据俱全。

前夫被捕后,又供出说坦雅是主谋。

此后美国滑冰协会破例给了南茜参加东奥会的资格,美国法院也将坦雅的听证会放到了比赛之后,给了丑闻恩怨的双方在赛场上一较高下的机会。


而在奥运会的赛场上,坦雅得鞋带意外松了,她也真的将脚直接架在桌子上哭诉,

因此获得机会调整冰鞋重新上场。


但最终结局还是如广大吃瓜群众所愿,“臭名昭著”的坦雅因为失误只获得了第八名,而备受同情的坚强小公举南茜则表现几乎完美,拿下了冬奥会银牌。

坦雅在冬奥会之后被判三年缓刑,罚款十万美元,500小时社区服务,还有终身禁赛、禁止参加花滑有关活动。

“恶有恶报”,对公众来说是大团圆结局,

坦雅成了彻底娱乐大众的笑柄。

坦雅在禁赛后为了生活,又或者是为了消费仅有名气成了一个女拳击手、女角斗士,穿着性感的衣服在拳击台上作秀。


生活潦倒的她,如今已经完全让人无法和原来那个漂亮的运动员联系在一起了。


《我,花样女王》基本是用另一个完全不同于大众的角度去看待这整个事件。

虽然电影中以「伪采访」的方式展现不同人物的态度,但电影开头也表明说电影源于坦雅和杰夫的真实采访内容,大多数剧情都是站在坦雅的视角来回溯的。

所以很多人说这部电影“洗白”功力一流。

其实在美国的很多影视中,早就把坦雅和南茜当成单纯的“巫婆和小公举”来看了。

早在买凶伤人丑闻结束后不久,南茜就被爆出大小姐脾气,缺席闭幕式去参加商业活动,借买凶伤人事件炒作一夜爆红,还有人爆料说南茜的团队在曾经的比赛中对坦雅的冰鞋做过手脚。

影视中也常常会将南茜塑造成脾气不好的大小姐形象。

至于这件事情到底如何,坦雅究竟是不是买凶伤人的主谋,也就当事人心里跟明镜似的,

吃瓜群众只有乖乖吃瓜的份。

《我,花样女王》在有限的事实上进行了虚构,

在我看来它只是没有将坦雅推到“十恶不赦”的位置上,呈现了故事另一面的可能性。

电影中坦雅并不是一开始就脏话连篇、抽烟、婚姻不幸的“坏女孩”,她原本很可爱,对花滑也只是单纯的天赋和喜爱。

然而坦雅的母亲将这件事当成了一种投资,既然花了钱来学,那就一分钟也不能浪费,一定要赢要把学费赚回来。

坦雅妈妈对坦雅是采取的是一种打击式教育,她教训坦雅永远是“你一定做不到”、“这么简单的动作根本不该出现错误”,“你不行,你不好,你个渣渣”。她觉得只有说坦雅不行,她才会拼了命去证明自己行。

事实上……她还真说对了。

她雇人用言语在比赛前打击坦雅,坦雅确实会更拼命。

知女莫若母,可是坦雅妈妈对坦雅的教育却给她的未来埋下了更大的隐患,她因为从小缺乏被爱的经历,所以一旦感到被爱就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她爱上杰夫,即使被打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因为她妈从小也打她,美其名曰是爱她。

坦雅对名利的痴迷某种程度上也是对“被爱”的痴迷。

坦雅自幼家境贫寒,母亲为了让她练花滑干脆早早让她辍学。

除了花滑,她什么都不会,

这是她唯一擅长的谋生技能,也是她从小到大的骄傲,她必须打工、捡易拉罐来支付自己的训练费用,而没有漂亮的参赛服、没有美满的家庭、没有一个美好的公众形象,即使她的技术再高超,裁判也不给她打高分。

花样滑冰毕竟还是个具有艺术性的运动项目。

而昂贵的比赛服坦雅买不起,美满的家庭她从小就没有,而在家庭的影响下她本来就不可能拥有多好的公众形象。

所以为了挽回哪怕一点的形象分,她又转身去找已经分手的杰夫来塑造“美好家庭”。

最终也因此而造成了最后的悲剧。

电影中,坦雅并没有参与到买凶杀人的谋划中,他们本来的打算只是发几份威胁信,

然而在猪队友的“助攻”下一切变得不可收拾。

坦雅也失去了唯一的骄傲,唯一擅长的营生,之后做过的很多“丑事”也多是为了生活。

《我,花样女王》是一部喜剧片,据说笑点很密集,我说是“据说”因为可能文化差异的原因,我并不觉得这部电影好笑,反而我觉得它很悲惨。

坦雅的故事,无外乎一个底层人想要逆袭的“美国梦”,破碎得非常辛酸。

即使她有天赋,还有别人都做不到的高水平运动技能,可是家庭教育和生活背景的影响却依旧将她推向了深渊。

坦雅自己是可悲也可恨的,她有才却没有和才能相对等的智慧,每当出了什么事,她就各种找借口推到别人身上,反正“不是我的错。”

即使比赛2个月内她还在喝酒、玩乐导致体型变样带来失误,

她也能说是冰鞋的问题,不是自己的错。

坦雅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她甚至是一个“不美”的人,

她满口脏话谎言、她对人永远恶狠狠地怀有敌意,她好名好利,她还不够聪明,

但在电影中她有句话说的没错,

那些把她当成笑柄的人,何尝不也是变形“虐待”她的加害者。


在此事件中,坦雅又怎么能是唯一的坏人,可她的前夫,买凶伤人的直接加害者,在被关八个月后被释放,人们很快就将他淡忘。

而坦雅却成了唯一的“声名狼藉”的坏女人。

影片结尾的字幕中说,坦雅·哈丁目前专职做园艺、维修、漆墙工作,她再婚后有一个七岁的儿子,她希望大家知道,她是一个好妈妈。

那些闪光灯和喧嚣的骂声也该结束了。


一个zan=爱爬虫!

置顶公众号虫哥会开心得睡不着觉

关注只需长按二维码

喜欢请分享到朋友圈

   ☟ ☟ ☟


猜你还会喜欢:

►  终于有一部孩子也能看的动画!

►  剧透也杀不死这部世界第一史诗大剧

► 看了这些电影的单身狗,七夕都去过节了

► 《星际特工》让我失望,不是因为吴亦凡

►  罗志祥,中国最有综艺感的男人